古装小说――烟两同尘(月创)
    浏览: 491
    回复:
  • 第一章(隔绝)

            唐,贞元十一年,季春,长安皇宫。

      三月十日,玉安殿。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宫殿,宫内瓦片、石柱老旧。

      虽然房屋老旧,但宫内清风春桃,两侧种的两棵桃树早已开花,如同连在一起紫色的云朵,花香叶绿,鸟语春红。

      而殿内的摆设也摆设简单,仙木的床柜,书架,粉色的窗帘和床帘,看上去十分轻松自然。

      只见一位身穿浅红色的内衣裙,外套白色霞衣,长得清雅秀气的女子坐在轮椅车上看书,看的十分入迷。

      李碧玉,唐得宗、李适的第五个女儿,由于身体有残缺,双腿不能动,摸,没有感觉,打,也不知道痛,就像两根木头一样,德宗皇帝对这个女儿很是嫌弃,于是,在他登基之后,便将碧玉关进了这个冷清又破旧的宫殿(眼不见,心不烦)。

      玉安殿健在皇宫的西面,离西华门将近。这里地方偏僻,无烟无云,很少会有人来,就算是来人了,也只是一些奉命来打扫的太监和宫女,所以,这是一个十分冷清的宫殿。

      碧玉就这样一个人孤单地在这儿呆了十六年,像个被遗弃的孤儿,很是可伶。

      俗话说,三月雨天多,三天两头的下雨,这不,刚刚才阳光万丈,晴空万里,而这会儿,天空却下起了雨,还真是天气多变啊。

      雨并不大,淅沥沥的小雨。

      碧玉双手转动轮椅车两边的轮子,轮椅车慢慢地动了起来,她来到了门前,上身向前,神手开开了殿门,看着外面下的蒙蒙细,她看着从天空落下的雨点,一到地上便转眼变成了水丝,把浅灰色的地面面变成暗灰色。

      “方才还阳光万丈,这会儿竟下起雨来了,还真是风云变幻哪。”碧玉摇头一笑,露出一副不懂而奇怪的表情。

      这时碧玉身后的宫女听见她的话,上前说道:“公主莫奇怪,现在正是季春时节,离夏季将近,雨天是说来就来的。”

      糑儿,碧玉的贴身宫女。她原本是钰阳宫伺候太子李硕的,李硕见她做事勤快,又性格单纯,伶俐活泼,便将糑儿送到了玉安殿照顾碧玉了,娜儿到碧玉身边已是三年了,一直都是尽心尽力的人照顾你者碧玉。

      碧玉轻柔笑笑,没有说话,她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节,下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要是不下雨,那才奇怪呢,她只是在想,这天说变就变,雨说下就下,事先没有半点征召。

      目光又转向外面六七丈高把玉安殿谓起的围墙,碧玉的心不由得伤感起来,那围墙虽只有六七丈高,可对于她而言,那就像是万丈高山,货在那里,将她与外界隔绝了起来,见不到外面的花海夕阳,人间春色。

      雨天空气梁,风吹凉进门,碧玉自幼体质弱,不能吹风,不能受凉,便神手扶向轮椅撤,将车子挪了下,走向前去,把门关上了,回微笑说道:“公主,您晚上想吃点什么!奴婢去做。”

      碧玉这几日胃口不太好,不大爱吃东西,时间长了身体怎么吃得消啊。

      碧玉闻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不想吃,让她别忙活了,然后自个儿转动轮子,到书案前,拿起一本书,刚要看。

      便听见外面‘哐!’一声,大门被人打开了,然后从外面进来了两个人,看他们的穿着打扮是一对主仆。二人全身都是湿淋淋的,是来这避雨的。

      那穿身穿华丽衣着之人身材高大、魁梧,四方脸,高鼻梁,长得十分俊俏。

      “什么人,敢乱冒闯玉安殿。”门口看守着的侍卫见有外人闯了近了,立马拿着兵器冲了出来,问道。

      那奴仆打扮的人点头哈腰说道:“不好意思啊,这位是镇国公,我们是要出宫,可没想到这天突然下起雨来。你们不必担心,我和我家公子就呆在这里,不会惹事的,只要雨停了,我们立马就走。”他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

      那位身穿华贵衣着的年轻人名叫华澄飞,在朝廷官拜镇国公,外任振国大将军,保卫皇城安全。

      他为人忠厚老实,心慈仁善,一表人才,才华出众,武功高强,是长安第一帅气男子。

      “卑职拜见镇国公,”那两名侍卫得知来人的身份,立马将手中的剑收回,抱拳拜到。

      “不必多礼,我们只是来这儿避避雨,等雨一停,马上就走,不会给你们找麻烦的。”华澄飞面带微笑,轻声说道。

      “是!”二人点头应道。

      哪知此时糑儿打着雨伞从殿内走了出来,那两名侍卫见娜儿出来了,后退了几步。

      “华将军,请进殿内避雨吧,公主有请。”糑儿走到华澄飞身前,俯了俯身,请道。

      碧玉虽被关在此处,但她每年的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日都会去太和殿与大家一起共度中秋,她是认识这位镇国公的,加上华澄飞又是贵妃的亲侄子,自打昭德皇后九年前病故,碧玉便交有贵妃照顾,她与华澄飞的关系自然是很熟地,所以她才会民国糑儿出来请他。

      “糑儿,碧玉午休醒了?”华澄飞轻声问道。现在是申时一刻,碧玉每天午时睡下,每次只睡一个时辰。

      “是,公主已经醒了好一会儿了。”糑儿回道。

      华澄飞点头一笑,往碧玉殿那儿瞧了一瞧,心想,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碧玉了,心中非常惦记这个温顺娴雅的表妹,今天就趁着避雨为由进去看看她。他回头看了下身后的人,要他在这儿等着,他自己一个人进去,那儿毕竟是公主的清殿,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的,华澄飞若不是贵妃娘娘的侄子,也是不允许进去的。

      华澄飞跟随糑儿进去了。

      碧玉见到华澄飞很是开心,她一个人呆在这里实在很孤单,很寂寞,平日里除了太子和立阳长公主,就只有贵妃娘娘来着她了。今日难得华澄飞来此避雨。

      碧玉请华澄飞坐了下来,然后命妞儿去沏壶热茶来,给澄飞取取暖。

      “澄飞哥,你们怎么会来这呢?,不会是和四姐来这见面的吧。”碧玉带着笑意问道。

      碧玉口中的四姐乃唐德宗第四女,凤仙公主,封号(平和),是德妃所生,她与华澄飞在众人眼中是一对情侣,连唐德宗也这样认为,就等华澄飞三年守孝期一过,便下旨赐婚

      西华门是个炼器,的地方,平时很少会有人来这里,就算是有人在此私下见面也不会有人知道。

      华澄飞闻言轻轻一笑:“不是,我去云王府办点事儿,西华门离云王府进。碧玉,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与四公主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看她,这丫头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呀,全是些没边的东西。这里是骗器,也少有人来,但不是完全不没有人,要是被人瞧见他与人在宫中私会,还是跟公主,那事情可就大了。再者,他对(平和公主)只有朋友之意,并未男女之情,又何来私见之说。

      华澄飞侧头看向旁边的桌上摆着棋盘,棋意大长:“碧玉,咱们很久没下棋了,不如今天来上一盘,让我看看你的棋艺有没有进步。”

      碧玉听得华澄飞的话,十分开心,她已经很久没人对棋了,手痒痒得很,难得今天华澄飞来,就与他对阵一局,便立马让糑儿准备棋盘,她要与华澄飞好好下上一盘,看看是他的棋艺强,还是自己的棋艺厉害。

      娜儿听得公主的话,不敢迟于,立马就准备棋盘。

      碧玉不仅人长得漂亮美丽,大方得体,也十分聪慧,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棋艺自然也是很好的。


    未完待续。

  • 1 楼

    @28号黄增贞-2写得好棒

  • 2 楼

    @寇筱涵妈妈谢谢啦,我觉得写得还好吧……

  • 3 楼
    此回复已被删除!
  • 4 楼

    啊啊啊……我手贱,把自创打成月创了😭️

  • 5 楼

    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小说哈哈哈,写得挺好的,加油!

  • 6 楼

    古装小说(烟雨同尘)第二章,自创

    第二章(赏赐)

            娜儿将棋盘摆好,把围棋罐摆放桌上,一桌角一个,把事情做完她便退下去做自己的事了,颠内只留下碧玉与华澄飞。

      这二人都是棋艺高手,下起棋来自然与他人不同,从落子,围子,再到吃子,就连棋子的方法都特别不比寻常,根本看出其中奥妙。

      就一盘棋局,二人就足足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若非华澄飞最后一子故意落错,只怕这盘棋局要下半天,他今天就出不了宫了,而且,还有可能给两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碧玉毕竟身份特殊,是被关在这里的,若是别人知道他今日曾在此处,避雨,与碧玉切磋棋艺,只怕会引来一些闲言碎语,对碧玉的名声不好,所以,他必须要快速下完这盘棋,离开,反正现在雨已停。

      “澄飞哥,最后一子你下错了哦。”碧玉的棋艺高深的很,又心细精明,岂能不知华澄飞走错了棋子。

      华澄飞轻轻一笑,抬起右手指了指外面,告诉她雨已停,乌云已撒,阳光已出,光线随着窗户纸照进颠内。

      “雨停了?”碧玉转头外看去,见雨已停,有些意外。她方才一门心思只在棋盘上面,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事情,雨停不停,她根本就不知道。

      华澄飞摇头笑笑,双手按着桌子两角,站起身来,道,“好了,雨停了,我也该走了,还得去云王府办事。”

      “好吧,澄飞哥,你既然有事就先去忙吧。”碧玉点头微笑道。

      华澄飞点头一笑,转身便要往外走,谁知这时娜儿进来了,一脸慌张、害怕的样子。

      “公主,华公子,安阵公公来了,说是奉皇上的旨意,来给公主送东西的。”

      “安公公来了?”碧玉一脸惊色,转头看向华澄飞。安阵怎么这个时候来,不会是父皇知道华澄飞在这儿,让他来拿人、问罪的吧。

      这个安阵是唐德宗李适的贴身太监,宫内太监总管,宫里的太监、宫女都归他管,他这次来是奉皇上之命,给五公主送手势和丝绸的。

      唐德宗虽不重视这个身有残缺的女儿,可毕竟是自己的骨血,又是皇后娣出公主,太子和长公主的同母妹妹。再者,皇后病故前,千求,万求,求唐德宗善待她这个可怜的又无辜的女儿,不要亏待了她,皇上对他这个发妻的感情深厚,爱比天高,对她提出的要求,他是从来都不会拒绝的,也正因为如此,碧玉这十几年才能过者安稳无事,春风夕阳的生活。还有月利,赏赐,一样也不比其他公主少。

      “澄飞哥,父皇是不是。”碧玉满脸担心地看着华澄飞,她很害怕,害怕父皇知道华澄飞在这里,碧玉不讨父皇喜欢,她并不怨恨什么,只怪自己的福浅,得不到父亲的欢心,而华澄飞却不一样,他正属于青春年华,有美好的前程在等着他,不能因为自己而连累他。虽说华澄飞是来此避雨的,可这玉安殿毕竟是她住的宫殿,他一个大男人来这儿避雨,被他人知道了,恐有不妥之处。

      别人倒没什么,她与华澄飞清清白白,冰壸秋月的,也不被别人说闲话。碧玉唯一担心的就是她的那个四姐,‘平和公主’凤仙,那可是个不好惹的主,脾气暴躁,性格野蛮,若她知道华澄飞来玉安殿避雨,而且还呆了这么长时间,以她暴躁的脾气,非把这宫殿拆了不可。

      “碧玉,你无需担心,娜儿不是说了吗,他是奉皇上的旨意来送东西的吧。再来就算皇上知道我在你这儿,也不会说什么的,我只是来这儿避个雨,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再来,你自九岁起就由我姑姑抚养,说起来你还是我的表妹,我来看看自己的表妹,能犯什么错误。”华澄飞轻声安抚道,让她不必担心,没事的。

      娜儿也让主子放心,说那安阵只带了两个小太监,并未带侍卫什么的。

      碧玉半安半忧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华澄飞,道:“澄飞哥,既然无人知道你在这儿,你还是进里面躲一下吧!”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不行,我不能躲:”华澄飞侧头看了一眼外头,继续道:“阿祥还在外头,安公公不是傻子,一定想得到我在这儿!”目光猛然看向娜儿:“娜儿,你出去和安公公说,就说公主有请,让他在外面等久了也不好。”

      安阵已知晓他在这了,就不能让他等太久,等的时间越长,就越麻烦,闲话会更多。

      “是,奴婢这就去。”娜儿闻言看了眼碧玉,行了一礼,便出去办事了。

      华澄飞向外转身,后退了几步,退到离碧玉五步远的书架前,扶手直立。

      随后娜儿将安阵清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太监,他们手中端有两个木盘,一个木盘上面放着地是个四四方方的盒子,而另外一个木盘上放着的却是千丝做的绫罗绸缎。

      安阵走到碧玉身前,向她与华澄飞拜礼。他见华澄飞也在这里,一点意外的神情都没有,好像早就知道这位国公爷会在这里似的。也是,华澄飞刚出御书房没一会儿,天就下起了雨,他只能先找地方避雨,玉安殿离西华门最近,他不到这儿避雨还能去哪儿。何况他刚刚在外面看见了华澄飞的随从,阿祥。

      “安公公不必多礼,我这儿没那么多礼数。”碧玉伸了伸手,微笑道。

      安阵谢了恩,免了礼,回身招了招手,让身后两个小太监上前来,将手中的两个木盘放在桌子上。

      “五公主,扬州太守新进贡的丝绸,皇上说快到夏天了,这些绸缎正好给公主做几件夏衣。还有。”安阵上前,打开了盒子,继续说道:“这里面是今年最好的手势,您看看,可还满意。”

      若是些东西碧玉不喜欢,或不满意,那他立马就会去换些更兼职的送过来,直到碧玉满意为止。

      其实碧玉是个非常普通的人,生活简单,朴素,穿什么,带什么,她完全不在乎,她只想安稳的过完此生,别的……没什么可求的了。

      碧玉看了下桌上的东西,面带微笑道:“满意,有劳公公了。”

      安阵听得碧玉说‘满意’二字,也便放心了,点头笑道:“公主满意就好,那老奴就回去复命了。”

      “好。”碧玉宁静一笑。

      安阵急着回去向皇上复命,便促步离去。

    华澄飞因为有任务在身,加上,他不想给碧玉带来麻烦,就随安阵一同离开了。

    未完待续。

  • 7 楼

    古装小说(烟雨同尘)自创,第三章。

    第三章(赐婚)

             在华澄飞与安阵离开之后,碧玉便开始担心了,她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华澄飞今日来过这里,毕竟他是皇上心中四驸马的人选,若是过多人知道此事,传到皇上那儿,就不好了。

            就在她心神不宁的时候,娜儿却说话了,她不说话不行,桌上还摆着一堆东西呢,都是皇上赏的,她一个奴婢,怎知道该如何处理,只能开口问了主子。

            碧玉听得她的话,转头瞧了眼桌上的东西,淡淡地说:“把盒子里的手势收进库房,反正我也用不上,那些绫罗绸缎就先放在柜子吧。”

             “公主,您不选两样做几件衣服吗?”娜儿问道。

             碧玉闻言摇头说道:“不用了,去年贵妃姨娘给我做了十几件夏天的衣裳,有好几件还没穿呢,还新着呢,再做,岂不是浪费。”看了看那些丝绸:“再者,这些颜色都太艳了,不适合我,到是适合四皇姐那种鲜花暂放的人。不过,进了这玉安殿的东西她是不会要的,就先收起来吧,等哪天皇长姐进宫,让她带回去,给貞儿做衣裳。”

             貞儿,立阳长公主的女儿,今年八岁,长得十分可爱,也非常聪慧。

            “是,公主。公主,已快到晚上了,您就算再没胃口,也要吃一点,不然身体会禁不住的。”娜儿良言劝道,劝她吃东西。

            碧玉已经三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再这样下去,身体肯定是不行的,万一要是有个什么,在玉安殿所有伺候的人可就遭殃了。

            “好吧,你去御书房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弄点来。”

    碧玉心地善良,性格温顺,是不会因为自己而连累大家的。

             娜儿听了欢喜的差点跳起来,向前双手拿起桌上的手势盒便促步跑出去了,她要先把手势盒放去库房,再去厨房给碧玉弄吃的。

             碧玉见娜儿开心的像个孩子,很是好笑,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摇了摇头,双手转动轮子,来到书案前,拿起了华澄飞未进门时拿起而未看的那本书,看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安阵去而复返,还带了皇上的圣旨,是个让碧玉感到意外又惊喜的旨意。就是这道圣旨,使碧玉的生活不在平静,同时也将春天的花海夕阳带到了她的世界。

    而凤仙,也因为这道圣旨变得疯狂起来,理智完全没了,有好几次差点杀了自己的亲妹妹,碧玉,毫无亲情可言。

    大约西时三刻左右,娜儿把晚膳摆好了,足足一大桌的好吃的,有(年糕)一盘(红枣羹)(绿豆汤)(小米粥)各一碗,外加几样小菜,这些都是碧玉平日里最喜欢吃的东西。这丫头还真行,把碧玉爱吃的都给拿来了。

            “娜儿,你干嘛?弄了这么,我一个人哪里能吃的完!”碧玉看着一大桌子的饭菜,便愣住了,抬头看向娜儿,问道。

             娜儿听得,正要回话,宫女促步进来禀报,说安阵公公又回来了,而且,还带了圣旨。

             碧玉听得“圣旨”二字,一脸的惊色,眼睛瞪的比鸡蛋都大,圣旨?怎么回事,难道下午的事情被父皇知道了,生气了,要惩罚自己。不会,就算父皇知道此事,也不会公然处置,还要安阵提圣旨而来。

            就在碧玉还未从不解中回过神来之时,安阵手提圣旨就进来了,身后跟了六名御林军。

             由于安阵手中拿有皇上的圣旨,不能向行跪拜大礼,只能向碧玉鞠躬拜礼。

           碧玉是个性子爽朗直接的人,不喜欢婉转闷沉。

            “安公公不必拘礼了,请宣旨吧。”碧玉直爽道。

             安阵点了点头,然后打开圣旨,开始宣读了。由于碧玉身体不便,不用下跪接旨,只需低头便可,这是皇后在世德宗给她的恩典,至今为变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五公主碧玉,性格温顺,委婉淑佳,柔情水月,温和娴雅,至今日起封为(文贞公主),赐婚给镇国公,华澄飞,三个月后完婚,另外,皇上将清云宫赐给(文贞公主),后日移宫,钦此。”安阵宣读圣旨,将它合上,准备交给碧玉。

             碧玉听完安阵读完了圣旨,却是一脸的震惊,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圣旨上说,让她嫁给华澄飞,怎么回事?父皇为何突然做此决定,他不是早已认定华澄飞与(平和公主)凤仙了吗?怎么现在又,碧玉此刻心中有千万个不解和疑问。

             还有华澄飞,他的父亲华耘当年在安史之乱期间就过唐德宗一命。唐德宗感恩,便在他登基后,给华耘的独生子华澄飞一个恩典,他的婚事由他自己做主,皇帝,父母都无权干涉,不管是谁,只要是他上的未婚配女子,都可。

    难道是他向父皇提出来了的,可他下午来的时候和平常一样,没什么异常。.

            “公主,快点接旨啊!”娜儿见碧玉迟迟不接旨,伸手拉了拉她的袖子,叫道。

             碧玉回过神来,低头瞅了眼跪在地上的娜儿,再抬头看向安阵和他手上金黄色的圣旨。

            圣旨已下,她不得不接,也不敢不接,不接便是抗旨。抗旨可是大罪,搞不好,恐连累周边人。

            “儿臣碧玉接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碧玉伸出双手从安阵手里接过了圣旨。虽然只是一张纸,轻如一滴水,可对于碧玉来说,这张纸却如千斤重。

            此时,安阵与玉安殿的侍卫,宫女们通通跪下,向碧玉道喜:“恭喜文贞公主,公主千岁,千千岁。”

            “行了,都起来吧。”碧玉淡淡说道。

            众人谢恩起身。

            安阵交代娜儿,把文贞公主的东西收拾好,后日移宫,交代完事情便要离开,没想到被碧玉叫住了,她的话还没问呢,他就想跑。

             “五公主还有何吩咐。”安阵拘礼问道。

             “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我与镇国公的事儿,是谁的意思,父皇,还是……”碧玉正色问道。她知道父皇一箱不看重自己,又怎么可把她她赐婚给华澄飞,这个最年轻帅气的男人,碧玉想弄个明白,虽然安阵不一定知道什么,可他毕竟是皇上身边的人,至少能告诉她,这道赐婚圣旨是华澄飞向皇上请求的,还是皇上的意思。

            “回五公主,是镇国公向皇上求得。”安阵回答道。但他此刻突然想起什么,抬起手拍了下自己的头,惊道:“瞧我这脑子,镇国公让老奴给公主带句话,说明日下了朝,他会来玉安殿看您,到时,必会向您说个明白。”

             华澄飞知道碧玉的性子,赐婚圣旨一下,必把她吓得不轻,但今天天色一晚,加上,另一道赐婚圣旨已被宣旨的公公带出了宫,正往国公府的路上,他必须要回府接旨,碧玉的事情只能等明天见了面再说了,反正皇上赐婚圣旨已下,碧玉现在已是他的未婚妻,和自己的未婚妻见面,也不无不妥之处。所以他才会托安阵给碧玉带个话,告诉她,明日他会去清云宫找她,将此事说个明白。


    ..... ..未完待续..........

  • 8 楼

    求更啊!!!

    拜托千万千万别弃坑誒

  • 9 楼
    此回复已被删除!
  • 10 楼

    @28号黄增贞-i  求更🙏

  • 11 楼

    @王佳音-v 我也是来催更的欸,一起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