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来了段旭鑫写
    浏览: 55
    回复:
  • 我本来以为我可以不用再做噩梦了,我通过了9周的“地狱”式训练,并令教官吃惊的“意外”成绩出色完成了“零号行动”。我们D小队和其他小队比较,我们D小队成员就是优秀的,而我更应该是优秀的。但在新的两位教官嘴里我依然不是“零蛋”,我的伙伴依旧是“零蛋”。不仅如此,我从两位新任教官的眼睛里看出了另一种含义,我真的连“零蛋”都不是,连“零蛋”都做不成。凭什么我的的伙伴依旧是“零蛋”。不仅如此,我从两位新任教官的眼睛里看出了另一种含义,我真的连“零蛋”都不是,连“零蛋”都做不成。 这是我的噩梦之源,也是我不能忍受的事实。凭什么我的伙伴们还是“零蛋”?而我凭什么还要比“零蛋”差一级,连“零蛋”都当不成?“团结、责任,永不放弃”,这8个字的含义难道我不懂吗? 是的,我只有15周岁,但我和其他学员一样经历了3年少年军校的学习,那8个字的含义我会不懂? 在两位新任教官的眼睛里,我和我的同伴真的还不懂这8个字的真正含义,也不懂如何真正使用和做到这8个字。而且,我和我的同伴历经辛苦的“零号行动”在教官看来也是一文不值,这是强辩无果的事实。所以,我决心把这次噩梦做下去,直到教官说,OK!编号007的学员,你做到了这8个字,你是“零蛋”了,希望从零开始发扬下去!等着吧!地狱里的牛头马面夜叉们,你们等着吧,让训练的苦难来得更猛烈些吧!这是我被关禁闭3周之后的一篇日记,我是咬牙切齿记这篇日记的。而我对新任教官的“咒骂”也是从关禁闭3周之前开始的……那是关禁闭3周之前,两个该揍10万次的新任教官上任的第一天。这两位新任教官都是中尉,一个姓张。我不想用我的吃馒头的嘴巴说出这家伙的破名字,我喜欢听助理教官徐虎少尉叫他张教官。一个姓孙,我更不想说出他爷爷或他爸爸给他取的搞笑名字,更喜欢听助理教官徐虎少尉叫他孙助教。张教官和孙助理教官还有代号,我们学员背后都叫他们代号,因为叫这两位教官的代号,我们学员在心理上才能有平衡感,就像我们学员都是内部叫代号一样。姓张的教官的代号叫丛林虎,孙助理教官的代号叫猫头鹰,他们两个都是赫赫有名的老牌特种兵。那天,我们男女学员列成两队欢迎丛林虎中尉和猫头鹰中尉。当时,丛林虎中尉和猫头鹰中尉一个一个地看过我们。丛林虎中尉喊:“明白你们是‘零蛋’吗?”我们回答:“明白!教官!”丛林虎中尉又喊:“明白你们只有编号没有名字更没有代号吗?”我们回答:“明白!教官!”丛林虎中尉说:“但我就不明白了,我曾经听到过你们中有几个著名的代号,现在我们来做个游戏。我叫到谁就请谁出列,好吗?勇敢的小‘零蛋’们?”我看着丛林虎中尉笑嘻嘻的一张脸,他的牙齿整齐洁白,一颗也不少,好像从没迎接过拳头。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猜不到丛林虎中尉要干什么。我跟着大家喊:“是!教官!”在回答教官问题的时候,我们不能回答其他的句子,只能回答“是!教官!”和“明白!教官!”如果我们回答了别的句子,或问了教官别的句子,我们就要受罚。丛林虎中尉说:“好吧!我想你们也想知道那几个著名的代号代表着谁。听好了,第一个,小小飞鹰。第二个,姑娘牛。第三个,鬼屁。第四个,鬼手。请你们出列。”姑娘牛、鬼屁、鬼手,他们3个人似乎什么都没想,就挺胸向前跨出一个正步,立正喊:“是!教官!小小飞鹰因为在“零号行动”的测试中狠揍了被我俘虏的猫头鹰中尉,这时看到“仇人”有点怕,也有点担心,就迟疑了一下,没有跟出去。此时小小飞鹰又看到丛林虎中尉教官在看他,他向上一步喊:“是!教官!”站在列队里的我看到助理教官徐虎少尉皱了下眉头,而猫头鹰中尉的左边眉毛却向上挑了一下,眼角闪出了笑纹。我想,完蛋了,我的同伴上当了。事情没有就此打住,并没有因为喊出4个“著名”的代号而结束。丛林虎中尉说:“刚刚我说过了,你们小‘零蛋’之中有几个著名的代号,那么就只有‘姑娘牛’、‘鬼手’、‘鬼屁’、‘小小飞鹰’这4个吗?我想你们同样也知道不是的。”丛林虎中尉在说话时,眼睛有意无意地总是瞟向我。我站得笔直,大气也不敢多出,因为丛林虎中尉在“零号行动”中曾被我当敌人刺了一刀。丛林虎中尉和猫头鹰中尉突然来训练基地并成了教官给我的打击太大了,我不知道我和D小队的成员刚刚得到的9面小红旗还够撕几天。也就是说,我在这两位“仇人”的手底下还能挺几天?所以我必须小心地防范他们,小心地面对每一次训练。丛林虎中尉教官停顿了一下,说:“那么,在你们中还有一位更著名的代号是谁呢?你们都想知道吧?”我们都回答:“是!教官!”丛林虎中尉说:“那么好吧,我成全你们,请大名顶呱呱的影子鱼出列!”我的心被惊得跳了一跳,果然叫到了我,但我没有出列,我也没有回答。回答了或出列都是上当。因为规定在训练基地,我们每个学员都没有名字,也没有代号。我们只有编号,只有叫到编号我们才可以回答,否则就是犯规,就要受罚。所以,尽管丛林虎中尉和猫头鹰中尉都盯着我,但我站得笔直。我不能回答,因为我的编号是007,只有被喊到007才是叫我。我的坚持出乎两位中尉教官的意料。丛林虎中尉说:“怎么?鼎鼎大名的影子鱼不敢出列吗?在‘零号行动’的测试时,影子鱼这个小屁蛋可不这样,他给我和特种兵小队的战友吃了不少苦头。他不敢叫我们看到他的小破脸吗?我再次请鼎鼎大名的影子鱼出列!”丛林虎中尉说:“怎么?鼎鼎大名的影子鱼不敢出列吗?在‘零号行动’的测试时,影子鱼这个小屁蛋可不这样,他给我和特种兵小队的战友吃了不少苦头。他不敢叫我们看到他的小破脸吗?我再次请鼎鼎大名的影子鱼出列!”我想我绝对不能出列,我绝对不能进入丛林虎中尉为我安排的陷阱。我挺胸抬头目不斜视,我不能犯规出列。我的样子使小小飞鹰、姑娘牛、鬼手、鬼屁突然想到了也许他们失算了,他们4个人的脸色全都变白了。他们这4个光想好事的笨蛋终于理解到犯了上尉主教官立的规矩了,也终于明白上了两位中尉教官的当。丛林虎中尉说:“影子鱼挺能坚持,好吧!我看他能挺多久。那么我给影子鱼考虑的时间,我再喊几个女中豪杰的代号,并请她们出列。丛林虎中尉脸色瞬间变得阴森森的了,他喊:“芭比娃娃、哈哈兔、八爪狐、兰蝴蝶、青小蛇出列!””我无法知道八爪狐是怎么想的,八爪狐在女学员的编队中应声就出列了,并立正大声喊:“是!教官!哈哈兔和兰蝴蝶、青小蛇似乎受了八爪狐的影响,也跟着喊:“是!教官!”也出了列但是芭比娃娃却和我一样,站得笔直,目不斜视。。丛林虎中尉盯了眼芭比娃娃,又扭脸盯了眼我,他说:“好吧!再给影子鱼和芭比娃娃这两名非凡人物30秒钟,如果这两个人物再不出列将视为自动淘汰。现在,请孙助教开始记时!”我的心又狂跳了一跳,但我想,两位中尉教官这又是一个陷阱,他们淘汰的是影子鱼和芭比娃娃,并不能淘汰编号007的我和编号024的芭比娃娃,因为编号叫007的我和编号叫024的芭比娃娃被叫到代号不出列并没有错,被叫到编号不出列才是错、才是犯规。我想,我再坚持30秒,叫我欣赏的芭比娃娃一定也会坚持。孙助理教官猫头鹰中尉在喊:“30、29、28、27······”那一声声报数像敲在我的心上,但我必须坚持。猫头鹰中尉喊:“9、8、7、6、5、……”芭比娃娃终于顶不住了,出列喊:“是!教官!”芭比娃娃也出了列,我在心里为芭比娃娃叹息。丛林虎中尉明显的精神振奋了,他瞄着我一副自信我顶不住的样子。猫头鹰中尉把喊声加大了:“4、3、2、1。”在我身边的几个学员不由自主地扭头看我,我知道我的脸色已经惨白到了毫无血色,但我把胸挺得很直。而出列的曾经的同小队的几个女战友,她们每个人都用十分惋惜的目光看着我,她们居然相信我不出列会被淘汰。鬼手、鬼屁、姑娘牛,这3个我的战友,都紧张地叽哩咕噜地对我发唇语。我坚持不看我的战友们,我等待着结果。丛林虎中尉突然笑了,突然大声问:“影子鱼,你为什么不出列?你不怕淘汰吗?”这是所有的学员都想知道的答案,但这也是丛林虎中尉对我施展的又一个陷阱。鬼屁、鬼手仍然对着我用唇语叫我回答,姑娘牛干脆把脑袋扬高,他不忍心看我了。但他们错了,如果我现在回答了我就犯规了,也就真的犯错了。因为丛林虎中尉问的是影子鱼为什么不出列,而不是007为什么不出列,所以我仍然不能回答。很静了,丛林虎中尉和猫头鹰中尉对看一眼,丛林虎中尉说:“学员007,你是影子鱼吗?”我立正回答:“是!教官!”丛林虎中尉又问:“那么007,你为什么不出列。”我回答:“报告教官!在训练基地里只有编号007的学员,没有代号影子鱼的学员。回答完毕!请指示!”丛林虎中尉说:“稍息!”丛林虎中尉又喊:“学员002、学员101、学员244、学员004、学员024、学员115、学员116、学员020、学员102。”先跟新到这吧!哈,上课了,哈,拜拜!。对了忘了起名字了就叫(红蓝对抗)吧!我写的不许抄啊!段旭鑫写段旭鑫写段旭鑫写段旭鑫写段旭鑫写

  • 1 楼

    ???

  • 2 楼

    @段旭鑫-0

    我瞎了……

  • 3 楼

    @韩储聪妈妈-3 我也是

  • 4 楼

    @付巧-0

    哈哈哈哈哈😂